故乡因过洛阳城|故乡印象散文诗
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来源:作文基础知识    点击:   
字号:

【https://www.smzdht.com--作文基础知识】

  一、根

  根,植在大山深处,云朵追随着月光。

  把根从山里拔出来,脊梁就不再挺直;根的一生都与土壤有关。

  阳光和水分,是身体里的枝叶,当皱纹爬上来,山。就有了自己的细节。

  选择一个温暖的日子爬上山头,默默地倾听。这些在土壤里弹奏的根。

  它们的音乐是纯洁的,像父辈的思想。

  即使出了污泥。也不与尘世有染。

  悠然地生长,每个细节都不错过!

  每一粒种子都有自己的生命,每一条伸向土地的根都有自己的氤氲。

  它不好高骛远,也不随意飘荡。

  弹一曲温婉的流水,饮一口李白的故乡。

  琴弦和老旧的曲谱,照旧,有三千月光流淌。

  根有根的属性,人有人的人伦。

  沉默,是另一种取代,抒怀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  活着,是对死的致敬,你站在楼上,根站在地里,两点之间的距离,需要你一生的回馈。

  根说:活在低处,也活在当下,把心埋在梦里;也一样的云淡风轻。

  二、月光

  屋檐下的故事被小狗叼走了,它不知前世凌霜,也不知后世的改朝换代。

  它看护家院,也看护月光!

  只是它不知道月老手中的红线为谁牵。

  沧海与桑田,经历了很多年,不信你问问村里的老人,他们的银丝卷起月光。

  把一个故事放在心里,把另一个故事存在梦里。

  想念时,就翻出来看看,那些封存的记忆。

  等待和沧海结为田园,谷物结为粮仓、天涯结为海角、故事结为亲情,心中的梦,就会月光般流淌。

  月光在哪里。诗歌就在那里!夜色如水,灯光活在人间,灯光把月亮当做亲人,雪莲的月亮,在深黑的夜里开出洁白的花朵。

  三、老街

  夜色来临,一阵风吹过,木格子窗户和红灯笼就亮了。

  这里一定有很多故事和传说,撑开油纸伞,故事就像酒香一样在巷子里飘出。

  老去的木门,时常会携刻一段感情。跟随红头绳和年夜的飘雪深入土地。

  走在老街,你能感到脚下坑洼的地面。像一个沉默的汉子,它们的眼神深邃、睿智,绝不随意抛下一段情感。

  老街是有情怀的。故土和埋在地里的爱情,漫过房屋和深巷。

  有人在巷口喝到:卖杏花咯。

  时光不会倒退,有些事物,需要像酒一样酝酿,年代愈久远愈醇。

  羁鸟念旧林,池鱼思故渊。

  老街的老,在于它呈现和表达的真情。

  青瓦、土墙、琉璃月色、都汇成真实的画面。

  纵然未曾抵达,也能从它的身上,读出久远的诗篇。

  走在老街,时光倏然而止,停泊在梦里的乡情,随时都会在眼前靠岸。

  吆喝声越来越远,行人的脚步也渐行渐远。

  老街,在我们的凝望中老去,

  月光撒下来,有一条青石板路,走过唐诗宋词,停泊在灯火阑珊处。

  那时的姑娘们,习惯偷偷跑出来,漫步在月光下。

  她们折了许多纸船放在月光里,

  她们相信月亮是一条河,漂流在河里的愿望,终究会在某个夜晚抵达,伊人的心路。

  花瓣在花朵上,诗意般流淌!

  每一朵花蕊,都经过月色的沉淀,才能呈现出生命的力量。

  老去的巷子,楼阁,商铺,吆喝声;在历史的遗迹里,保存了生活的碎片。

  花瓣上的时光,随着行人的步伐潜入梦里。

  依依杨柳风,正逢暮春三月。

  撑开一把油纸伞,手工的生活,就有了棱角分明的印记。

  光阴是躲在树上的鸟鸣。

  缓慢的流水,像一行行诗句,流淌老街的小桥下。

  微风拂过,波澜起伏。

  诗句里的节奏,像一个接一个的音阶,随着老街的钟声蔓延,回旋,涤荡。

  柔软的心肠。

  四、等你的站台

  等你的站台,迟迟不肯到达。

  放逐了风雨,遣散了云幂,时光拖长的唱腔。

  像老旧的唱片,你躲在故事里,何时能以抵达。

  最好再迈出一步,翻阅了山水才知旅途不易!

  手工的青春,怎能描绘。

  念旧的溪流,躲在一阙曦光里独自弹唱。

  故事要从源头开始,把日子举过头顶,散落的仍是一地诗意。

  人去楼空,哪怕是花已落,水已流。

  转过身,翻开云头的最后一页,怀抱的青山绿水就醒了。

  斟满了酒,故事还在杯中晃荡。

  等你的站台,无论有多远,只要你愿意。

  我都会在这里,翘首以盼。

  五、晚来天欲

  秋风倏然止住脚步,落叶安静地躺在地上,有的飘进水流,有的没入长空。

  舀一勺孤独,亦或撑开伞下的秋天。

  近冬之际,叶子成为破碎的语言,不舍和离别,从孩童的眼中蔓延。

  黄昏的村庄,屋顶上炊烟袅绕,轻弹时光的韵脚,夜,不紧不慢地赶来。

  风止,云层咿呀咿呀哟。

  黑色的云,你把脸色给谁看呢?

  晚来,天欲

  远方,是否有一朵雪花,正好,潜伏在乡愁的梦里,打开周公的笔记,故乡,就村姑般笑了。

  晚来,天欲雪!

  秋风在更远的地方,随手拾起一片落叶。拨动琴弦,音阶和符号层层递进,每弹出一个音阶,雪花就降落一次。

  在间歇的梦里,故土迈出步伐,踏响的节奏,正好混合天际的流云。

  让故事慢些达到终点,夜将临,请不要关闭窗户,那双眼睛,一直在窗外,等你发现。

  咿呀咿呀哟!远方的少年,停止漂荡。

  咿呀咿呀哟,隔壁的姑娘,正在院子里张望。

  你把眼眸送给了秋水,长空栈道,雁南飞!隔着群山回唱:

  晚来。

  天欲雪。

  六、花楸树

  质地里的一声嘶吼,光线就开始延长。

  我放牧了流云和花草,土地和家园。

  春天,不要问我为什么?

  你要的答案早已解散。

  我接受时光的熏陶,站在那里,就是一棵不死的树。

  一纸怀旧的殇,兀立枝头。

  不要问我这夜色是为了什么?

  辞去蹒跚的步履,正好可以坐下来,放慢。

  杯中的酒,穿过老旧的土地洒在你的额头。

  仿佛这夜色是你民间哼唱的小调。

  可惜没有女子,没有楼阁,亭台和长廊都是多余的。

  我翻开黄昏的册页,你还在这里不卑不亢。

  身旁的竹林都散失了,镶嵌在一枚叶子里的诗句,是否遇见了屈原。

  在弯曲和笔直之间,你选择了更陡峭的生命

  历史从脚下流过。欠下的花好月圆,不再团聚。

  放慢心跳的速度,为自己撑开爱情的雨伞。

  仿佛梦入小巷,越来越近,推开一扇窗帘,对镜、梳妆。模糊的背影,扶着一个故事站起来。

  那就是你,前世偶遇的姑娘。

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smzdht.com/zuowenjichuzhishi/17580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