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 散文 诗歌 日记

[农村李小忆]小忆故乡

发布时间:2019-08-17   来源:剧情电影    点击:   
字号:

【www.smzdht.com--剧情电影】

电影《那人那山那狗》里面有一条山路,像极了故乡的山路。第一遍看《那人那山那狗》是被朴实的剧情打动,现在再看,当看到刘烨在狭窄的山路上侧身让挑柴的路人这个片段,不禁热泪盈眶,想起了故乡的山路。 小忆故乡   记忆最清楚的是走路上学的那条山路,全部由青石板铺成,经过岁月的洗礼,青石板光滑而又干净,随着山势从山脚蜿蜒到山顶,又从山顶蜿蜒到另一边的山脚,整整翻越一座山。小时候上学,每个星期要走那条山路两次,周五回家和周末返校。那个时候其实是讨厌那条路的,因为爬完那座山需要一个多小时,小小的个子不光背书包有时还背五到十斤的米,这是一到两个星期的“军粮”。好在每次都有一群小伙伴同行,或是聊着这一个星期来在学校的八卦,或是聊着各种趣事,七嘴八舌好不热闹。那条山路一年四季都有各种山果,每到山果成熟之时,我们便像小猴子满山乱窜摘果子。可以说那条山路见证了我们整个走路上学的童年时光。
  我的故乡在山窝里,除了上学的这条山路,出门到处都是山路。记忆中走山路最多的就是上山砍柴,砍柴对于城里的孩子来说是陌生的,对于我们来说是从小就会的一项农活。小时候每家每户门前都堆着一堆堆柴,哪家堆得越多说明他家的人越勤劳。我们小孩子也不甘被人说懒惰,常常三五成群结伴上山砍柴。我的伙伴是三个比我大几岁的姐姐,每天我都跟着她们上山,我个子小,挑的柴也少,常常是她们三个在路上就帮我把柴砍好放在路边,然后我就跟她们进山帮她们守柴。她们三个砍柴的技术了得,常常是挑生长得直的柴木,为便于晒干削去皮,花白花白的柴在她们娴熟的捆柴手法下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挑回家。那个时候零食匮乏,我们常常砍完柴后到处寻觅可以解馋的山果,有时候也“偷”别人家种的瓜果,当然这个“偷”只是偷结得好的瓜果中的一两个,主人家很难发现。有时候害怕主人家发现,跑得过快,裤子被荆棘划烂,回家还不敢告诉大人是做了“坏事”才烂的裤子。
  砍柴常常是暑假的时候砍得多,早上六七点钟上山,到吃早饭时间两挑柴已到家。早饭时间过后便是我们最开心的时间,太阳还没高照我们就已经下河游泳,说是河,其实只是一条小溪,溪水清澈见底,甚至见鱼群跟我们同游。前人们在水深的地方用石头围成了堰塞塘,多年下来塘越来越深,最深的地方有几米深,足够我们从“跳台”上跳下。一到夏天,这条小溪就是我们的游乐场,在水里一游就是一天,“藏石头”、“打水仗”、“游泳比赛”、“跳水”都是我们爱玩的游戏,常常精疲力尽,肩膀晒脱几层皮。即使这样,我们也乐此不彼。
  算一算,我们那群小伙伴距离爬山路上学、砍柴、游泳的日子已有十年余,大家都已成家立业,各自为生活奋斗着。如今的那条上学走的山路也没从前的开阔,因为大家都坐车出行了,鲜有人走,青石板也被水泥路替换。那条小溪也被沙石冲积和人为改造,连游泳的塘都不复存在。现在的小孩子哪里还知道砍柴这回事,零食也是吃不完挑好的吃,自然也体会不到砍柴和偷瓜果的乐趣了。
  人们常说,回不去的是故乡,最难忘的也是故乡。我终于也体会到这回不去的故乡和回不去的童年时光。

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smzdht.com/yp/80509.html

推荐阅读

【炊烟是乡村的水墨画】乡村炊烟,让人魂牵梦萦

【炊烟是乡村的水墨画】乡村炊烟,让人魂牵梦萦

乡村房上的烟,从瓦上冒出来,热腾腾地,告诉别人,家中有人。日子久了,烟把瓦也熏黑了,没当初上房时蓝。做饭烧水烤火熏肉,屋里都得生火。有火就有烟从瓦缝冒出,遇风飘摆不停,像在给回家的人打招呼。 乡村的瓦
2019-08-26
一碗清汤的荞麦面_给母亲做一碗清汤面

一碗清汤的荞麦面_给母亲做一碗清汤面

“你妈讲课时突然晕倒了,现在还在县医院病床上躺着,昏迷不醒!”电话另一段传来父亲焦急惶恐的声音,我闻讯顾不得身边的工作便冲县医院的方向奔去。 母亲自幼生活在经济落后的偏远乡村,
2019-08-21
一路走来的经典句子_一路走来,兄弟情深

一路走来的经典句子_一路走来,兄弟情深

二十六年前,我从师范院校毕业,意气风发的来到家乡教书育人。1992年,学校刚刚从偏僻乡村搬至镇上西街,条件极其简陋。当时校园仅有一栋教学楼,教师的住宿就在一楼左右两个大教室。当我将自己的被褥放在空空荡
2019-08-21
收获的季节|又是收获到来时

收获的季节|又是收获到来时

几日前,我回了趟老家,行走在乡村小路,两边的麦子已有没膝高了。坚挺的麦穗,翠绿的麦叶,风一吹,唰唰作响。放眼望去,犹如整齐划一的方队,抬头挺胸,做着号令下的统一动作。 今年的时节虽来的有点晚,可也风调
2019-08-20
[若爱不曾远去]远去的铁道兵

[若爱不曾远去]远去的铁道兵

几天前,我对朋友说,我要写篇铁道兵的稿子。朋友纳闷:“你又不是铁道兵出身,咋想起写铁道兵了?”我说:“虽然我不是铁道兵出身,但在新疆始终有铁道兵的影子。尤其修建南疆
2019-08-19
网站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立即删除! Copyright © 神马散文网 京ICP备1640580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