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叫文人画风?看看吴昌硕的梅兰竹菊题画诗

发布时间:2018-10-02 12:25:34   来源:散文文库   贡献者:聚文汇   
字号:

什么叫文人画风?看看吴昌硕的梅兰竹菊题画诗!

吴昌硕 《晚年自画像》浙江省博物馆藏

吴昌硕最擅长写意花卉,尤爱梅兰竹菊。

吴昌硕一生还以诗人自居,自云“三十始学诗,五十始学画”。他在一八八六年四十三岁时一首《赠内》诗中就极为自得地说:“平居数长物,夫婿是诗人”。

一、吴昌硕题画梅诗句

吴昌硕曾在其所作梅花图上题跋说:近人画梅多师冬心、松壶,予与两家笔不相近,以作篆之法写之,师造化也。瘦蛟冻虬,蜿蜒纸上,公周见此,必大笑曰:非狂奴安得有此手段!

吴昌硕画梅花,有缘物寄情、写物附意的特点。他曾在一幅梅花上题诗道:“苦铁道人梅知己,对花写照是长技。”

吴昌硕《墨梅图》

《墨梅图》题画诗:十年不到香雪海,梅花忆我我忆梅。何时买棹冒雪去,便向花前倾一杯。

吴昌硕《墨梅图》

《墨梅图》题画诗:皎皎寒姿妒残雪,亭亭孤艳倚斜阳。风神绝妙斗邢尹,伴我不须时世装。

吴昌硕《梅花图》

《梅花图》题画诗:梅溪水平桥,乌山睡初醒。月明乱峰西,有客泛孤艇。除却数卷书,尽载梅花影。

吴昌硕《红梅图》1917年作

《红梅图》题画诗:南风熏鼻霞气馥,青灯荧荧照板屋。堆书古案静如拭,着树春光红可掬。灯前奉母一枝折,牍虬蠕蠕瘦蛟缩。儿童奇货比颜色,瓦盆抱出重阳鞠。仓卒恐污寒具油,忙煞山妻收卷轴。长须奴子背灯立,拦若斗鸡[]成木。守岁今宵拌闭门,夺门人传鬼聚族。衣冠屠贩握手荣,得肥者分臭者逐。道人作画笔尽秃,冻燕支调墨一斛。画成更写桃符新,爆竹雷鸣起朝旭。

吴昌硕《老梅图》

《老梅图》题画诗:老梅夭矫化作龙,怪石槎枒鞭断松。青藤老人画不出,破笔留我开鸿濛。老鹤一声醒僵卧,追蹑不及逋仙踪。拼取墨汁尽一升,兴发胜饮真珠红。濡毫作石石点首,倚石写花花翻空。山妻在旁忽赞叹,墨气脱手椎碑同。蝌蚪老苔隶枝干,能识者谁斯与邕。不然谁肯收拾去,寓庐逼仄悬无从。香温茶熟坐自赏,心神默与造化通。霜风搴帷月弄晓,生气拂拂平林东。

吴昌硕《红梅图》 1916年作

《红梅图》题画诗:铁如意击珊瑚剑,东风吹作梅花蕊。艳福茅檐共谁享,匹似盘敦尊罍簋。苦铁道人梅知己,对花写照是长枝。霞高势逐蛟虬舞,本大力驱山石徙。昨踏青楼饮渺倡,窃得燕支尽调水。燕支水酿江南春,那容堂上枫生根。

吴昌硕《墨梅图》1914年作

《墨梅图》题画诗:苦铁苦受梅花累,草堂寂历求酣睡。人间何事贵独醒,苦以冰霜涤肠胃。山僧磨墨远道寄,繁枝索貌孤山寺。二月春寒花着未,下笔恐触造物忌。出门四顾云茫茫,人影花香忽相媚。此时点墨胸中无,但觉梅花着清气。枯条着纸墨汁干,时有栖禽落远势。当年木榻移栖霞,记得里湖同寝馈。岭上月色迟不来,行脚从之踏寒翠。莓苔同坐香同参,上乘禅能通一鼻。别泪春来挥几度,忍饿空山定憔悴。愧无粥饭共朝餐,画里梅花足心醉。

《墨梅图》为吴昌硕71岁时所作。吴昌硕画梅题诗中常有“十年不到香雪海,梅花忆我我忆梅”之句,他笔下的香雪海多指杭州余杭的超山,那是他一生眷恋的地方,也是他的归宿所在。

吴昌硕先生一生情结梅花,留下了许多咏梅诗:一枝清气满乾坤,玉骨冰肌绝点尘。俯视人间闲草木,空山高卧不知春。轮囷老干似孤松,数点花开太华峰。鳞甲之而落点满,欲乘风雨化苍龙。人间乾坤地无多,欲结孤根奈尔何。写入图中悬素壁,春风日日在岩阿。花闲袖手咏新诗,其尔孤高不入时。明月清风尘外侣,冰心铁骨岁寒姿。

二、吴昌硕题画兰诗句吴昌硕《兰桂清赏图》1906年作

《兰桂清赏图》题画诗之一:

临橅石鼓琅玡笔,戏为幽兰一写真。中有离骚千古意,不须携去赛残神。

《兰桂清赏图》题画诗之二:东涂西抹鬓成丝,深夜挑灯读楚辞。风叶雨花随意写,申江潮满月明时。

作品上题此二首并记:“掘地得瓶如秋壶,腹内有字用洁白日本纸拓出之。谛审霍是霍字。吴愙斋藏叔男彝霍字相同。罴是罴字吴氏两罍所储庚。”

吴昌硕《空谷幽兰图》

《空谷幽兰图》题画诗:数朵幽兰香更远,携来空谷订同心。名花静对摊书坐,那许红尘点素襟。

三、吴昌硕题画竹诗句

吴昌硕《墨竹图》

《墨竹图》题画诗:爵觚盘敦鼎彝钟,掩映清光竹一丛。种竹道人何处住,古田家在古防风。

四、吴昌硕题画菊诗句

菊花和梅花一样,为吴昌硕深爱。原因是菊花有傲霜骨。他在题画诗中曾这样称道它:“枝瘦能傲霜,孤高无偶。”又说:“既有隐逸名,何须寄篱下。惯受风雨欺,秋来摘盈把。”

昌硕公画菊花有独特的风格,时人画起菊花来,总用谈墨勾描,他则纯用焦墨画成,而能在苍劲之中,显同花瓣秀美的神韵。这是他用苦功夫体会和钻研出来的一家杰构。

吴昌硕《墨菊》1920年作

题画诗之一:秋菊灿然白,入门无点尘。苍黄能不染,骨相本来真。近海生明月,清谈接晋人。漫持酤酒去,看到岁朝春。

题画诗之二:雨后东篱野色寒,骚人常把菊英餐。朱门酒肉熏天臭,醉赏黄花当牡丹。

吴昌硕画菊花或伴以岩石,或插以高而瘦的古瓶,与菊花情状相映成趣。墨菊以焦墨画出,菊叶以大笔泼洒,浓淡相间,层次分明。画家胸有成竹,灵感勃发,凝神静气举笔泼墨,一气呵成,看去似乎毫不费力。等到大体告成之后,对局部的收拾,却又十分沉着仔细,惨淡经营,煞费苦心。

吴昌硕《菊石图》

《菊石图》题画诗:每到重阳忆我家,便拈秃管写黄花。芜园风雨应如旧,老菊疏篱浅水涯。

吴昌硕《菊石图》1917年作

《菊石图》题画诗:年年头白东篱叟,种得菊花大如斗,酌以玉瓶桑落酒。丁巳岁十有一月,苦寒炙研成之,七十四叟吴昌硕。

吴昌硕《延年益寿》1897年作

《延年益寿》题画诗:陶令篱边,花大如斗,林泛金英,延年益寿。光绪廿三年丁酉八月,拟堂大意,吴俊卿。

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smzdht.com/show/aad55da8ac51f01dc281e53a580216fc710a5375.html

超时:0.45250606536865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