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 散文 诗歌 日记

[爷爷泡的茶]爷爷

发布时间:2019-08-30   来源:生活日志    点击:   
字号:

【www.smzdht.com--生活日志】

很小的时候爷爷就去世了,有关爷爷的点点滴滴,只能在我幼小的记忆深处仔细搜寻。
  爷爷个子高高的,长长的胡子上面偶尔会有鼻涕,脸上的皱纹,粗的细的一道道交错着,仿佛在诉说着生活的艰辛和经历的坎坷。一笑起来,眼睛眯眯的,胡须直往上翘,很是慈祥。爷爷有六个儿子,没有女儿。听老人们说,爷爷曾经有过一个女儿,他说女儿养大是人家的人,一生下就活送了(活埋的意思)。每年过年,给孙子五毛钱,孙女减多半二毛钱。这都是重男轻女的思想在作祟,在操纵。已经根深蒂固了,很多时候无可奈何。二毛钱我也喜出望外欣然接受。 爷爷   儿子多,问题也就多。爷爷开始在我家常住,时间久了,其他的婶娘说七说八的,说爷爷的钱都给我们花了,她们花不上,光都让我家沾了。后来母亲实在受不住了,就给父亲说,把弟兄都叫在一块商量办法。最后一致同意从大伯家开始,每个儿子家一个月,消息一传出,上下川的人都笑话我父亲他们弟兄轮老人了。我们当地的习俗,只有骂人才说轮什么什么了。父亲和叔父们顶住了压力,被很多人嘲讽了许久。没想到,没过多长时间,很多人都效仿父亲和叔父们的方法了。现如今这已经是常态了。
  每次轮到我家,有时候他不想下来吃,多数是我给他送去。专门给他腾出来一孔窑洞让他住,是三爸的窑。三爸当工人出去了,老家人说谁谁出去了,就是说谁谁工作着了,很牛的。那时候家族里就我三爸和一个堂哥是当工人出去的。虽然是堂哥,年龄和我父亲一般大。离我家还有百米远。冬天给他送饭,还要给他放火(生火),他喜欢睡热炕。送饭放火基本上都是我。他偏疼的孙子,谁也没给他放过火。大的都已成家,或干活揽工,小的调皮捣蛋一天也见不到个人影。
  我因先天性跨关节脱位,六七岁的时候,蹦跳一天下来疼的总是哭哭啼啼。父母就商量着要给我看,得知父母要给我看病的消息,爷爷就对父亲说,死女子家还,死就让死去,看什么看了。父亲没有听他的。如果父亲和他的父亲一样的想法,恐怕出生等待我的也会是一个土坑。我心里很感激我的父亲。同样,我的外婆担心我会一去不复返,在灵验的神灵前许了随心纸钱,保佑我能够平安回来。没有见过奶奶和外公,也无从知晓体会奶奶和外公的不一样。我常常在想,同样是旧社会走过来的亲人,思想怎么会有如此深的分歧呢?当然从来都不会怪爷爷说的那些话。反而很感谢爷爷,挺过了无数艰难困苦,才有了我们这些后人。
  有时候我背课文,爷爷就会眯着眼睛说,鬼孙子,你念藏经哩。那时候太小,也不会问,根本不知道爷爷指的是什么。现在好想问爷爷,藏经指的是什么,你听过是吗?可回答我的是风声雨声寂静声,我更不懂了。爷爷走了,葬礼上我们嬉闹追逐,不懂大人们的悲伤。我想象不到自己怎么会那么天真幼稚呢?理解不了,可那时候真的浑然不知啊!
  爷爷是1908申猴年出生的,去世的时候八十几岁了,没生一天病。记不清我上几年级,有关爷爷的记忆,只有送饭生火,揪白面片子,胡须鼻涕,罐头(临走时最想吃的东西,给他吃了)除此之外,脑海里再也搜不出什么来了。

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smzdht.com/rj/85756.html

推荐阅读

班服设计图案|为什么班服设计如此艰难?

班服设计图案|为什么班服设计如此艰难?

每一次的班服设计,都不能尽如人意,也将烦恼班长好长一段时间,不容易啊! 小编就“班服设计”这个班长心头痛的问题,做了一些小小的调查。要说服装设计,不仅仅是团体服装面临着困难,整
2019-08-30
日本全年有多少个法定节假日_日本全年有多少个法定节假日?没想到这些也算!

日本全年有多少个法定节假日_日本全年有多少个法定节假日?没想到这些也算!

随着国庆黄金周的结束,2018年的法定节假日就全部过完了。小编想想接下来两个多月的时间,心里面真是很悲伤呢。 而我们的邻国日本接下来还有好几个节假日,真让人羡慕啊。今天就跟小编一起来看看日本一年有多少
2019-08-29
[城市化进程的三个阶段]我国城市化进程快速稳定发展

[城市化进程的三个阶段]我国城市化进程快速稳定发展

中国改革开放40年,城市化发展取得很大成就。在不到40年时间里,城市化率提高了41个百分点,平均每年超1个百分点。过去,城市化的发展不仅速度快,而且规模很大。我国每年有1000多万人口进入到城市,全球
2019-08-29
【梦中的婚礼】梦中飘来的那艘船

【梦中的婚礼】梦中飘来的那艘船

很长一段时间,总有一个场景在梦中出现。 一翩翩少年,手持折扇,一袭白色长衫,在皎洁的月光下,傲立在行驶于运河的船头,静静地注视着运河两岸…… 突然,一个电话惊醒了我的美梦,
2019-08-29
笑话30字左右|30个小笑话,让你开心一笑

笑话30字左右|30个小笑话,让你开心一笑

0、下大雨,大街上水很深。很多车都过不去。 一打伞的哥们站在没过膝盖的水中。 这时一开陆虎越野车的大哥用藐视的目光看了看他,加大油门冲了过去,[结果整车全部淹的都看不见了。 车主好不容易从车里爬上来对
2019-08-29
网站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立即删除! Copyright © 神马散文网 京ICP备16405803号